HDDP_GTR濒临躁狂
*真的躁狂

【长得俊】合法权益

舞池目录

1.

婚姻是一场利益的等价互换,这一点尤长靖婚前就有所理解。从婚姻里,有些人收获稳定的生活,有些人收获社会地位,有些人收获物质,而对他而言,一场婚姻大概是收获了更高的社会地位,还有一个可以和某个人生活的特圌权。

不过利益交换的世界里,是没有感情的,这个尤长靖也明白。

所以在助理给他看了照片之后,他眼皮微微合上在保姆车里一脸淡然:“我知道,那个是林彦俊师妹,在拍戏互动而已。”他戴上眼罩进入浅浅睡眠。

下一站,是他和林彦俊的访谈现场。


主持人坐好,灯光亮起,尤长靖对着1号机位微笑招手,听林彦俊说大家好。

“这一次我们节目很荣幸请到了有着‘娱乐圈第一恩爱的’林彦俊和尤长靖夫夫。”这个名号从他们半年前正式公开领证之后就挂在头上没变过,尤长靖配合得低头笑了一下。“在半年前轰动公开之后,你们就一直很低调在准备新作品,这一次是第一次上圌访谈节目,怎么样,感觉如何?”主持人算得上是他们的小小师妹,同一个选秀节目第六季终季的第五名,名次都和林彦俊一样,算是个巧合。

“还好,还好。”林彦俊坐正,手轻轻搭在尤长靖膝盖上。

“才没有,”尤长靖对着镜头伸一只手放在两人中间假装挡住林彦俊,说起“悄悄话”:“我跟你们讲,这个人很紧张,他手心超多汗我能感觉到。”尤长靖穿了破洞牛仔裤,光圌裸的膝盖正好和林彦俊温热的手掌接触。

尤长靖笑得很得意,林彦俊也看着他,似乎是有些宠溺。

才怪,尤长靖心里想,他手干得很,才没有在紧张。

对视的眼神,交流的内容,多半都是节目效果而已。互相配合,抛梗接梗是在娱乐圈生活多年的奋斗本能,算不上什么默契。这时候林彦俊举了话筒笑骂他:“诶尤长靖你很会做节目哦。”

“是不是很会做节目!”尤长靖其实是有些得意的,笑的时候调整角度正好躲进他怀里,这个角度可以遮掉半边身子,显瘦。

林彦俊把手抬起来顺势放在他背后把人揽住,这个角度,显高。

“一开始就发狗粮,我为什么要承受这一切啊。”主持人配合着哀嚎,对面两人神色不变,笑眼弯弯。“你们的朋友不会觉得和你们在一起很痛苦吗?”

“所以我们没有什么朋友这样子。”林彦俊的回答让全场爆发出了一阵笑声,尤长靖伸手去打他,却没有用力气。林彦俊早就猜到他的动作,从伸手的瞬间肩膀的运动就预估到了这个人的运动轨迹,目光看着主持人,另一只手正好挡在了尤长靖的拳头前。

尤长靖看着被包裹的拳头,有一瞬间的失神。这个人今天真的蛮拼的,他想,不过直播就是一场更大的战役,自己也要拼一点才好。


“其实,”直播过了一会,林彦俊严肃了起来,把放在尤长靖肩膀上的手撤下来,搭在自己膝盖上,尤长靖觉得他真的很有心机,这样在镜头前可以放大他好看的手。“我们都是比较独立和需要个人空间的人,我们两个在一起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住在一起过,都是各住各的,现在在家里也要一个人一间这样。”他神色严肃,陈述的都是事实。

“因为都比较忙,”尤长靖接话,林彦俊转过头来看他,灯光充沛的舞台上尤长靖额头微微冒汗,“我们在家也都要忙很多其他事情,他要改剧本,我要录歌这样,所以要分开。”尤长靖一字一顿,说得好认真。“因为我们工作的时候不能有其他人,我真的不能做别的事情。像之前我们其实分开蛮久的,因为他前段时间都在拍戏,我在录专辑,就都要封闭起来,不然会发疯。”说到这尤长靖举起手来在头上画圈圈配合自己的话,“我身边人都好奇怪,就问说,哇你们都不探班这样吗?我就觉得这就是我们的相处方式吧,我们不探班,因为知道对方在干什么也不想打扰。”

林彦俊点点头,接话,“对,我们都互相有联系,每天报备会视频,探班太打扰对方了。”

主持人惊讶地看着他们再看看摄像头,“啊你们生活这么独立的吗?那婚后和婚前有什么很大的区别吗?”

“没有吧。”尤长靖询问得看向林彦俊。

“我也觉得好像没有吧。”他们看着对方,此刻的无声交流算得上难得平静的时刻。

“这两个人真的有点不一样诶,”主持人看着镜头cue观众,“婚前不住在一起,婚后还是一人一间,对方圌工作也不探班,这是你们爱情保鲜秘诀吗?”

“哈哈哈哈,”尤长靖笑开,眼睛弯弯得盖在他有些长了的刘海里,“不见面感情最好,见面就要吵架了。”

“哇明天头条——林彦俊尤长靖感情不和。”林彦俊笑着接话,“不过也不是真的不见面,我们卧室还是一间,”突然开车全场都沸腾了,林彦俊微微笑着看尤长靖,等场面的沸腾稍有平复之后又说:“毕竟是全家最重要的一间房。”

尤长靖笑着去打他,被他捉住了手带进怀里,就顺势在他肩膀上窝了一会调整表情。

尤长靖真的有些失神,他眨眨眼睛,听见他说,“卧室还不是一间是真的要离婚了,毕竟合法有的权益还是要讨的。”

“林彦俊你很超过诶,”尤长靖从他怀里转过身来,皱着脸骂他,“你节目上讲这个好吗?掐掉掐掉,带坏小孩子。” 

“对不起对不起。”林彦俊微微起身鞠躬道歉,尤长靖就像收租婆一般抱着手看。

主持人笑得也很欢快,全场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能看到此时飙升的流量,数值和话题度。

“不过讲真的,我觉得我们离婚的流量应该要比结婚大诶。”尤长靖说得特别真挚,“到时候估计所有的报道都是我们离婚了,普天同庆吧应该。”

“那要离婚看看嘛?”林彦俊逗他,尤长靖自然伸手去打,这是他们的相处惯例,到今天甚至有点半自动。“不过我不会离婚的,”林彦俊收起笑容,却还有些微笑的样子,酒窝浅浅挂着,“谁离婚我都不会离婚的。”

“林彦俊话不要讲太满哦。”尤长靖心下一震,却还是开口损他,“那我要离怎么办?你绑着我吗?”

“你敢离婚?”林彦俊抬眉毛,煞气瞬间四溢,尤长靖真的有些怕,“腿打断。”一字一顿,林彦俊直视他眼睛,“我不会离婚的,世界上谁离婚我都不会的。”他继续说:“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伴侣是要过一生的,我和你结婚的时候就是这样想的,没有变过。”

尤长靖楞了一下,笑容挂在脸上甚至有些僵硬。

这个人真的很会,他想,说得好真。

----总说我有min感词跪了----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评论(35)
热度(2152)

© 丁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