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合法权益 02

01

2.

做完节目下台的时候,林彦俊注意到了尤长靖包着创可贴的食指,他没说什么,伸手轻轻扶住他的腰向前推着。两人进了化妆间,林彦俊立刻被手机里的信息和电话环绕,一边卸妆一边商议。

他余光看得到,尤长靖在他旁边和工作人员小声交谈,偶尔笑一下。

他们一向这样,林彦俊做他自己的,外交都给尤长靖。尤长靖爱笑,温柔又有梗,他害怕别人对自己不满,也习惯了顺应别人的步伐,和每一个人相处。而林彦俊就懒很多,他不喜欢钻研别人的喜好,除非求到他头上来,不然他懒得伸手管任何一件事情。

“不会不会,不辛苦。”尤长靖说话声音大了一些,偏头来看他,看他还在专心和人发信息,靠工作人员近了一些低声继续说话。再说些什么,林彦俊就听不太清了。只是他说话时候特别的抑扬音调,一直在往他耳朵里钻。林彦俊叹了一口气,甩了甩额前的碎发抬起头来,看镜子里尤长靖的背影。

他们其实从来没有在一起过,林彦俊甚至有些恐惧和尤长靖讨论他们的关系到底是什么。一切似乎都发生得顺其自然,自然到有些不自然。

他们从朋友,到炮友,再到类似恋爱的关系,再到结婚,慢悠悠走了十年,他还是有些看不清尤长靖到底在想什么,他到底要什么。

林彦俊喜欢思考,喜欢谜题,喜欢探索那些他搞不懂的事情再一件一件记下,或许因为这个惯性,尤长靖成了一道难解的谜题。他似乎自卑敏感,又在人群里游刃有余,他似乎过于谦逊,又会大声反驳别人对他的调侃,他看起来可以对人颐指气使,却一直在暗地里迎合每一个人的期待。他活得好累,又好像很轻松一笔带过。最重要的是,他似乎完全不在意他们的关系,却又一直紧紧牵着他们关系的红线不放。

“彦俊老师,”新助理叫他,他回过神来发现妆已经卸完了,“面膜敷一下我们可以准备走了。”林彦俊应声闭了眼睛,感受凉丝丝的面膜纸在脸上湿润的触感。

“我们出去讲,不要吵他。”尤长靖似乎是把所有人都交了出去,轻轻关门的声音之后,世界一片寂静。

林彦俊睁开眼,没来由地烦躁了一会。

 

上保姆车的时候林彦俊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手稿,摘了耳机,在粉丝的呼喊声里和新助理说,“等一下你记得把手稿送到家里。”

“哪……哪个家?”新助理似乎挣扎了几秒才问出这句话,尤长靖正在准备上车,听闻之后愣了一下,转头看向助理。

“你说什么?”林彦俊有些慌张,一瞬间像被抓包,又有些委屈,这个新人到底在胡说些什么?

“送我那里的意思。”尤长靖冲新助理笑了笑,回答。“你要把人家吓死了,不过没听清而已你凶什么。”尤长靖伸手捏了捏林彦俊后颈,这个亲昵的动作他们极少做,周围的粉丝瞬间尖叫起来,快门声此起彼伏。

我们所有的亲密都藏在镜头里了吧,林彦俊想。

“我只有一个家,哪来的哪个家哦。”他虽然不乐意,但语气还是温和了一些,“快一点,我要用。”说完之后,林彦俊跟着尤长靖上了车,想了想,没有坐在他身后,而是坐在了他身边。

车门一关,那喧嚣的世界都和他们隔离。

“你等一下回家是吧。”这是陈述句,林彦俊通过刚刚尤长靖说的话猜到他要回他们郊区别墅。

“恩。”尤长靖低头整理耳机线,回答得轻轻的。

“那我跟你一起,”林彦俊回头扣好安全带,伸手绕过尤长靖后颈,把他的也扯过来,“扣好。”

“好,谢谢。”尤长靖接过安全带,正好离他的手半公分的距离,这个距离真是让人心烦。“话说今天我还看到一些照片,”他抬眼,突然笑了一下,林彦俊意识到自己的神色可能太严肃,又不知道让他抓到了什么笑点,“你不要紧张,你跟我解释过的我懂,但是有人拍到了或许是盯上你了。”尤长靖下巴朝副驾驶的方向扬了一下,“舒姐那边有,你要看的话。”

林彦俊突然惊觉他那一刻的心情是什么,似乎是慌张又有些期待,气愤又觉得委屈。

奇怪,委屈这个情绪,似乎在他和尤长靖相处的时候总冒出来。

“新电影要开始过审宣传了,估计有些人坐不住了。”林彦俊冷哼一声,脑子里冒出了几个名字,顺路给自己经纪人发了短信。“你手怎么了?”他边发短信,边问,这样的话就看不出自己的关切了,可以让这句话问得自然很多。

“啊这个吗?”尤长靖有些惊讶,举起自己包着创可贴的手指,“这个其实是长了倒刺,我怕我去扯它会出血就包起来了。”

林彦俊想起很早以前,还在选秀的时候,他们在宿舍,尤长靖可能是为当时的排名引起的争议而感到心烦,坐在窗前,手指一直互相摩挲,突然间发狠用力扯下好大一块倒刺,左手中指血珠冒出来。林彦俊记得尤长靖的神情,他盯着那块血珠,冷静而有些暗藏的疯狂,狠狠地咬住了下嘴唇握紧了拳头。

从那一刻起,林彦俊就深刻明白,尤长靖是个复杂,矛盾,对自己格外狠的人。

 

他们的郊外别墅藏在一片隐隐绰绰的树林中,是林彦俊下决定买的地皮,从外形设计到内装都是他一手包办。尤长靖对居住条件不算太挑剔,只要给他一间录音制作室就好。林彦俊买下地皮的时候想起他们一群人去洛杉矶,尤长靖羡慕人家的大泳池,说自己如果有的话要每天泡在里面水肿,于是就设计了一块泳池给他。

不过他们很少回家,怕是也一直没人用过。

林彦俊一边换鞋子进屋一边想,少年时候的梦想真的很好做,动动嘴皮子就像看到了实景,那些幸福的美好的粉红色泡泡把他们包裹着,似乎想想就真的一切一帆风顺。但现在当自己有能力实现的时候,又索然无味,少了点什么。

“我去录音室咯,”尤长靖和他打了招呼,举着他新买的绿色水壶向录音室走过去,半封闭的空间里他似乎和记忆里的人有所重合。“你要是饿了的话冰箱里有水果吃一点。”

林彦俊皱了皱眉毛,是什么时候开始尤长靖不那么贪吃的?

-----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评论(16)
热度(714)
© 丁耳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