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合法权益 03

01 02

3.

尤长靖躲进录音室的本质原因,不外乎是他无法承受和林彦俊长时间处于一个空间的压抑感。那压抑感不是他带来的,林彦俊其实一直都这样也没有比以前更压抑,这种压抑感更多是自己的。他害怕在林彦俊身边太久,那样他的脑子会转过很多和工作都无关的念头,缠绕着他很烦。

比如林彦俊在想什么,林彦俊想说什么,林彦俊现在心情如何。

尤长靖长出一口气,坐在自己的桌前继续抓耳挠腮自作曲。旋律对他来说向来不难,难的只是词汇和表达,但是现在旋律也似乎堵在了胸口出不来。尤长靖每一次想起这一段未完的旋律就觉得郁结,甚至有些生气。他知道灵感和想法要用时间,潺潺流水要慢慢才能汇集成河流进入海洋,而海洋也要风才能起浪,那样浪花才能来到他身边成为悦耳的旋律。

现在水流声他听不到,小河都没有踪影哪里有浪花?

焦虑的时候尤长靖就很渴望食物,但他很久没有食欲,突然间还想不起要吃什么。他以前最爱吃什么?淀粉满满包裹的任何东西。小胖子从小就喜欢用碳水化合物和糖分来填充心里升腾的欲求和无尽的焦虑。

 

尤长靖觉得自己像做贼,明明是他自己家,现在也不再有那么多人看着他要他减肥,却还是偷偷摸摸去厨房拿东西吃。他打开冰箱搜索能有什么好吃。

桃子,水太多吃起来好麻烦又要弄脏工作台又不够饱腹。

牛肉干,有点咸等一下没办法唱歌。

薯片,为什么会在冰箱里啊?

最后他还是把目光放在了一盒巧克力上,伸出手去,把生巧克力蓝色的包装盒抓在掌心,他悄悄地退了半步,打算关上冰箱门。

“男人要吃东西就要摊开来吃。”林彦俊声音响起,尤长靖吓了一跳转过身去,把巧克力藏在背后,“偷偷摸摸吃很不OK。”他光裸的上半身湿漉漉的,裹了一条浴巾在下半身,身后跟着面色紧张的新助理。尤长靖也不知道是饿了,还是被吓到了,大声地吞咽了一下。

丢死人了。

“你东西放这里吧,后天来接我。”林彦俊手里还有一条毛巾,他拿起来擦着头发嘱咐助理,眼神还是生气的,“下次在人那么多的时候给我乱讲话,工作就不要做了。”助理听闻赶忙鞠躬不停道歉。“你走吧,明天我休假不要找我。”

“好的好的,彦俊老师我走了。”助理似乎脚下抹了油终于得到大赦跑得飞快,还不忘和尤长靖点头打招呼,“尤老师我走了。”

 

林彦俊回家之后觉得无所事事,闲逛到后院的游泳池突发奇想游几圈,接了助理手稿之后送他出门顺路回房间洗澡,却没想到看到尤长靖偷偷拿东西吃。那人像只鸵鸟,弓着身子把头埋在冰箱里,好像这样别人就看不到他一样。林彦俊觉得好笑极了,心里也莫名舒畅了几分。

他也不知道这是因为看见尤长靖出糗,还是因为意识到他其实没有变过。尤长靖没有变化,这件事让林彦俊的情绪安定了不少。

现在好了,助理一溜烟跑了之后只剩他们两个还有些尴尬。是什么时候开始,他也不太习惯和尤长靖单独处在一个空间里?记忆里,他们的独处一般都在氤氲情欲里开始,掩埋在黑暗里,结束在清晨的阳光里。这样白天里单独相处,又什么都不做好像是不太常见。

尤长靖还是把巧克力盒子藏在身后,习惯性咬了下嘴唇,几秒之后慢腾腾地开始挪动。林彦俊读懂了他的慌张,又想不通他慌什么,从一开始他就管不住这人吃东西。尤长靖几百个理由等着他,什么身体不可以,体力坚持不住,只是嘴巴寂寞,最后连“世界上只有你不管我了你现在又要管我了吗?”这样的话都讲出来了,林彦俊没办法,甘心陪他吃,大不了自己多吃一点。

 

“不如直接叫外卖,我也很饿了。”林彦俊放下擦头发的毛巾,在尤长靖就快移动到厨房边缘的时候说。尤长靖看着他抓起手机开APP,“你想吃什么?”

“我……”尤长靖犹豫了一下,眼神游离几分,从林彦俊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再到他最近因为拍戏闭关而略显单薄的身体。手里生巧克力的包装触碰温热的空气结了水珠,手好滑要抓不住了。“我想吃鸭脖子。”他说得很是心虚,这个念头是在看见林彦俊之后才冒出来的。

鸭脖子,五花肉,夏天刚刚成熟的水蜜桃,小街边的烤肉串,滋滋啦啦,都突然回到他脑子里,口水四溢,要忍不住了。

“诶……没有餐厅送我们这边诶。”林彦俊苦笑了一下,抓了抓头发,“不如出去吃好了,正好可以给你打包鸭脖子带走。”他甩了甩头发,盯着自己细碎的刘海看着,撅起嘴去吹,突然可爱起来,尤长靖听见自己心脏突然猛跳了一声。“我去冲一下我们就可以出发了。”毛巾搭在肩膀上,林彦俊手机放一边就进了浴室。

 

林彦俊开了花洒,微微蒸腾的热气弥漫整个浴室,他才能长出一口气。浴室是他最重要的空间,里面的香味,颜色,质感都是他挑了很久才点头认可的,只有这个空间里,他是完全的自己。比体温略高的水流划过身体,他背脊起了一串战栗,随着他在封闭空间里更加蓬勃的心跳声起舞。

这是怎么了?

他和尤长靖没少出门过,从香蕉时代开始,他们就经常外食点外卖拿快递去歌厅打游戏,NINEPERCENT时代也是经常二人同行,从北京街摊到台北夜市,吃遍世界,组合解散各自单飞之后也时常聚会。但今天是怎么了?林彦俊想不明白,也就干脆不想,他砰砰作响的心跳声打着节拍,合着尤长靖在客厅慢腾腾走路的声音。隔音这么好的房子,他理应听不到的。

也不知道是他真的听到了,还是心给他一些迷幻的错觉。

 

尤长靖给自己挑了一件纯白的T恤衫,他很少穿纯白色,因为他惧怕这个颜色天生的横向拉伸力,但今天他也算鬼使神差,拿出一件基本款,配了牛仔裤,轻装出门。

他走出房间的时候,林彦俊刚好出来,他穿得很简单,一件黑色的背心配运动裤,尤长靖想起了什么拦住他。

“诶,这件不好看,你换一件吧。”尤长靖拉住他,从身后衣柜里扯出一件衣服来,是和他一个设计的白色T恤,有稍许差别,林彦俊这件要再宽松一些。“ 白色会显得你比较好看,亮很多。”

林彦俊目光从他身上的白T恤游走到他手里的白T恤,尤长靖被他看得心虚,头皮发麻,手都要开始抖了的时候,他突然脱了衣服,又一次大方展露身材。把T恤衫拿在手里撑开领口,从还有一些湿润的头发上套下去,林彦俊肌肉筋骨的清晰轮廓让尤长靖心慌。

“我开车吧。”尤长靖戴好口罩帽子,转移话题。林彦俊跟在他身后,胸腔里震动发出一声同意的单音节,热气滚动来到他后背,尤长靖额头滴一滴汗。

 

林彦俊终于想明白自己的心跳是为了什么,他们太像去约会了,也太日常。平静又有些暗流涌动的暧昧刚刚好,温热的海水流动在看似平静的水面下,温柔包裹他的躯干和内心。出门前让他换衣服的心思,恐怕是要情侣装的小巧思,林彦俊憋着笑,酒窝挂在脸上,他赶紧干咳一声掩盖情绪。

“空调太冷吗?”尤长靖把他这边的空调扇调整了一下,林彦俊不置可否,“你等下想吃什么,我想吃烤肉诶,韩式烤肉有烤猪大肠的那家。”林彦俊知道他说的是哪家,点了点头。“哇好久没吃了。”今天上午还觉得陌生的尤长靖又变熟悉起来,林彦俊弯起嘴角,眯着眼睛在副驾看车流。

一闪一闪,霓虹灯还挺好看。

烤肉店的服务员给了一本菜单,林彦俊接过来点菜。他们出门虽然大多数时候是尤长靖挑饭店,但点菜的活一直是林彦俊做,也不晓得怎么养成的习惯。

“我们来一份五花肉,一份猪大肠,一份LA牛排,你要不要蘑菇?”他抬眼去看尤长靖,对方点头点得很狗腿。“一份杏鲍菇,一份红薯土豆片拼盘,再来两听可乐。”他要合上菜单的时候,尤长靖嘴微微张开像要说点什么,“哦对了,还有一碗冷面,”他看见尤长靖有些惊讶的脸色,觉得有趣,“来一个空碗我们分好了。”

“你怎么知道我要吃冷面啊,你好厉害!我还以为你要点炸酱面诶~!”尤长靖这种说话方式林彦俊一直找不到最合适的方式去形容,直到他看到粉丝说“彩虹屁”三个字,才惊觉准确至极。

烤肉店微微烟熏的味道,对面人灿烂的笑意,夏天晚落的太阳在7点钟的微微光亮,和空调凉意下轻轻晃动的桌上的小花——都像是一场初恋电影的慢镜头,烟火气息的生活里淡淡玫瑰的颜色。

突兀的,明亮的闪光灯占据了林彦俊的视线。

他还没来得及感受这气氛多一会,就看到舒姐站在门外和他比手势,她背后站着一个摄影师,舒姐面色平静甚至还有些欣喜。他视线转回尤长靖,对方很认真地在给他调配小料,酱汁搅拌葱丝,动作十分虔诚。

 

 

“尤长靖,”听见林彦俊说话,尤长靖抬头看向他,只这一瞬他如坠冰窟。“记者是你叫来的吗?”

尤长靖叹了一口气,周围一切让他兴奋而快乐的事情都消失了,肉的香气只剩下油的腻味,刚刚听来市井的交谈此刻只让人心烦。

“对,”尤长靖大方承认,带着他程序化的微笑,“舒姐给你电话的时候我接了,她问我们什么时候出门可以安排人拍摄一下。”尤长靖捏紧筷子,继续轻松说:“你也不想明天头条真的是我们感情变淡的消息吧?我们正好出来吃饭就给他们拍好了。”

林彦俊神色很平静,低垂眼眸盯着烤肉炉子,睫毛一抖一抖,尤长靖知道他心情不算太好,却不觉得这像是生气,更像是……他也说不清。

“你……生气了吗?”尤长靖低头去试图看他眼睛,声音不自觉放低,“我就是……”

“没有,”林彦俊抬头,和他微笑,那笑容像是面对他电影的主角一样客气,“你做的没错。”林彦俊无意识地搅动面前的蘸料,“只是下次要提前告诉我就好了。”

 

尤长靖觉得有些不对劲,又说不清楚到底哪里不对劲,这个林彦俊有些脆弱,却又很危险。他低落的神色转换太快,温柔得又太意味深长。但在风暴来袭之前,先装傻总是安全的。

“好,我下次会和你讲的。”尤长靖应声,服务员正好端来五花肉。

突然不太想吃了。

-----越写越长 跪了-----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评论(23)
热度(748)
© 丁耳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