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DP_GTR 养老去辽
Once upon a time

【长得俊】合法权益 04

01 02 03

舞池目录

4.

记者的动作非常快,林彦俊回家的路上就刷到了微博头条“林彦俊尤长靖甜蜜共餐”,他怀疑是自己的感受出现了问题,还是别人的眼睛出现了问题,他们哪里甜蜜?配文更是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演技可以拿奥斯卡,眼神又是如何被解读成“深情”的。但等他点开大图,他自己也要承认,自己看着尤长靖的眼神是有些不太一样。

真是应了那句俗套的话,喜欢的情绪被嘴巴拦住也要从眼睛里冲出来。

他们的婚姻,是顺应他个人意愿,似乎也顺应了尤长靖想法的。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结合是顺应了社会变化的最佳选择,在台湾通过相关条例之后,大陆也逐渐放开,他们的婚姻成了“icon”级别的事件。这对他们来说,百益而无一害,维护好他们的婚姻,就也是维护好他们的一切。

这个级别的利益联盟,在娱乐圈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高的。

只是要维护这段婚姻,林彦俊觉得有些苦恼,这样的技巧和安排,都让他无法放松。虽然从未期待自己能直接登上一辆永不停班的爱情大巴,但这样不断被人围观的花车也并不是他的首选。如果这一切的安排和维护里,有一些真挚的感情,那他的人生也算得上是完美了。

 

尤长靖不喜欢林彦俊沉默,他沉默的时候不仅抽离冷漠,更给他一种被审视的不安感。林彦俊思考的时候尤长靖是不怕的,但林彦俊思索他的时候是让他恐惧的。出门前接到舒姐电话的时候,他是犹豫过的,演了一上午恩爱和谐,他不确定林彦俊还有没有这个耐心配合。但私心里他又想要一段温和的相处,像是普通情侣夫妻那样,去食人间烟火,赏万千景色,做俗套人群里的一员。所以尤长靖背着林彦俊透露了他们行踪,又不敢跟他讲,那样他不安而期待的心思恐怕要昭然若揭。

尤长靖坐立难安,又赶上堵车,他在驾驶座上如坐针毡,全部心思都钻到身边的人那里,研究他到底沉默着在想什么。车子移动速度极慢,一点一点像是丛林里的树懒聚会。

林彦俊手机响起来,尤长靖出了一口气,庆幸他们之间的沉默终于被打破了。

“恩,”他语气低沉,似乎情绪依然不是很好,“我明天在家里看一下,争取后天之前发回去给你。”他低声细碎地嘱咐着什么,尤长靖都没有听到,他只是突然想起来,林彦俊说了明天要休假,而他正好也要休假两天,岂不是明天还要在一个空间里沉默着面面相觑?!

“我明天要在家里看样片,你要一起吗?”林彦俊挂了电话问他,尤长靖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他是在和自己说话,愣了一下才回答好。这部电影算得上林彦俊的第五部电影了,他第一次尝试剧本创作和表演并行,和另一位大导合作导了B组的镜头,这些都是尤长靖在和他视频的时候听说的。

说来也奇怪,他们不像夫妻情侣,却又时常联系,频繁过其他的情侣夫妻。

砰砰的心跳,是因为对方伸出的橄榄枝。

“样片好了吗?这么快哦,感觉你去片场还是昨天的事情。”尤长靖笑着自嘲,“你片子都快上了,我新专辑才写完两首歌。”

“这部不用做特效,时间比较短。”林彦俊的回话也没什么波澜,“你专辑要挑战十首歌,难度要大很多。”

“等我新歌写出来,请你听?”尤长靖脑子里突然冒出一段旋律来,在他贫瘠的灵感土壤上潺潺流过。不管新专辑如何,不论他们关系如何,自己最新的作品,最开心的事情,还是很想拿去和他分享。

“好啊。”林彦俊心情似乎好了一点点?尤长靖这么猜测着,继续不安地扶着方向盘。

 

有点丢人,林彦俊想,不过听一首demo而已,兴奋什么?

 

尤长靖回家钻进录音室,动作很急,林彦俊知道他这是灵感突发。他站在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小口小口慢慢喝。虽然对他们的关系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期待,尤长靖今晚的决定还是让他受伤。承认这点对他来讲太难了,但心中的郁结根本不允许他做其他解释。最终想和他分享的心情还是大过了一切,他在深山里苦心钻研的东西,终于慢慢成形,而最想第一个分享的人,还是他。

林彦俊叹了一口气,默默想,或许这就是婚姻关系,绑得这么彻底,好像他们是一个人。生死与共,荣辱共行,好的坏的都要一起承担,是婚姻有别于其他感情关系的关键。

其实不赖的,但是总还是少了点什么。或许如果自己没那么理想化,分清感情和婚姻的关系,就没有埋怨了吧?孤独而不被理解的灵魂,哪有那么多机会可以遇到亲密深厚的浪漫关系?有陪伴,有理解,有支持,像他们这样保持一点点距离的亲密可能刚刚好。

所以也不纠结了,尤长靖想什么都好,他们不会离婚,利益捆绑,没有互相伤害,就够了。

看着空了的水杯,再看看尤长靖的工作室方向,林彦俊决定给他送杯水。走到录音室门口发现尤长靖门都没来得及关好,他站在门外,尤长靖弹的旋律全数进了耳朵,他突然想起很多事情。

不甚明亮的浴室,香草味弥漫的热气,夏初身体上薄薄的汗珠,他拉住尤长靖的手,骨节深陷他手掌中,在粘腻而湿滑的水汽里互相按压揉捏,他抬起头从浴缸边缘去看尤长靖,对方目光闪烁,衣领大开,在本就潮热的浴室里加一把火。

林彦俊伸手,把尤长靖拉进热水中,砸起水花,击落在地,清脆而纠缠,有引申含义。指尖划过脖颈,锁骨,再到被水掩盖的前胸,水雾升腾,香草味四溢,林彦俊深呼吸一口气,现在还能闻见那种带着淡淡奶香的香草味道,它甜又清冽,让他这个甜食爱好者食欲大振。

迷幻,朦胧,好像有意识,又好像完全没有,如坠云端梦中,一脚踩下去都是绵软的甜蜜世界。

小调阴沉温柔而暧昧的曲子里,尤长靖随声哼着,像在大海上诱惑船员的美人鱼歌声,悠扬入耳,一秒入心。林彦俊靠着墙,闭上眼睛,眼前的画面让他喘气也急促了一些,他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那个晚上,在LA的酒店里,那个荒唐又带着划时代意义的夜晚。

他们的第一次。

 

尤长靖脑子里却不是那一次的画面,更加准确来讲,不是任何一次的画面,他的脑子里是剪切的集锦,是闪烁的,伴随着偶尔空镜里低哑的喘息。紧绷的身体,凸起的筋脉,肌肉纹理互相交错的触感。皮肤和皮肤相接,身体每一个部位触碰都像在轻轻亲吻,他眼前没有光,只有一个人的眼睛,忽明忽暗。

那双眼睛迷蒙,长而浓密的睫毛覆盖着深邃的湖水,看着看着就失神。有的人是上天雕刻的礼物,他眯起眼睛便能释放唯我独尊的气息,包裹着尤长靖慢慢升空再急剧降落,天空海洋,山谷小溪,天地万物,几百种颜色气味都在他眼里,在他身边,和他相拥就看得到世间一切都臣服,在吞噬天地的黑夜里向他行礼。

他深深迷恋的眼睛,他所见万物的造物主。

 

一曲终了,林彦俊睁开眼睛,颤动的睫毛揭露他的心事,他看着手里的水杯,敲了两下门就走了进去。

“诶?我以为你去洗澡了。”尤长靖看见他进来的瞬间微微失神,调整得很快,冲他微笑。

林彦俊看得见他闪亮的眼睛,微微扬起的下巴很好咬,一口包裹圆润的尖端,舌尖去舔那个口感很像品尝水煮蛋的白色蛋清。突然很饿,他慢慢走过去,尤长靖神色有些慌张,向后慢慢倒在钢琴上,撞出一个不和谐的和弦。

“你……你怎么了?”尤长靖伸手抵在他前胸,林彦俊觉得心烦,把水杯放在一边,伸手抓住他的手,带到自己腰间扶着,双腿正好挤进尤长靖坐正时微微张开的膝盖间,他鼻尖终于触碰到他的鼻尖,热气互相交错,唇瓣在说话时微微摩擦。

 

“我来讨我的合法权益。”他说。

点击收取合法权益

补链


总之,一切终了的时候,他们都有些恍惚。

 

发生了什么?尤长靖在心里问自己,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激情过后的空虚感,加上不安而紧张的情绪,让他格外低落,今天晚上这一出是怎么开始的,他也想不明白,他叹口气,身体慢慢凉下来,黏糊糊的液体粘在身体上很是不舒服,他轻轻动了一下腰,很怕真的压到林彦俊。

 

林彦俊没有放他起来,手扶在他腰上压着他靠近自己,他刚从余韵中醒过来,能感觉到对方的低落和微凉的身体。

尤长靖,你在想什么?林彦俊很好奇,他偏过头去,盯着尤长靖棕色的发尾和鬓角,皱起了眉头。你到底在想什么?

 

尤长靖感觉到林彦俊的动作,他没有挣扎,在这个温存的拥抱里再多留了几秒,用呼吸去磨蹭林彦俊的鬓角,用脸颊去和他耳廓交缠。林彦俊这个人如此安稳坚定,几乎从不动摇,横冲直撞。这让尤长靖很羡慕,也很爱慕。面对今晚的情况,尤长靖心里一直都有愧疚,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直接讲出来太难为情,对方好像已经不在意了自己又提起来会不会显得太过小气?尤长靖咬着嘴唇想了一会,决定委婉说,也不知道他听不听得懂。

“对不起,”他张口轻轻说,林彦俊身体僵了一下,手停在他腰侧,“我把你推倒了,你后背痛不痛?我应该提前给你提示的,幸好这里是地毯。”性事之后格外脆弱,换做平时这样的话他是说不出口的。

“没关系,”林彦俊声音有点哽,他伸手顺着尤长靖背脊,带起了一路微微的颤抖,“下次提前告诉我就好,我喜欢惊喜,但我不喜欢别人瞒着我做决定。”

还好,他听懂了,他也听懂了。

---我要爆肝了 怎么写都别扭 就这样吧-----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评论(56)
热度(1621)

© 丁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