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DP_GTR濒临躁狂
*真的躁狂

【长得俊】合法权益 05

01 02 03 04

舞池目录

5.

今晚过得太感性了,尤长靖躲在被窝里等的时候想,他把鼻子以下的位置都埋进被子,露了一双眼睛不安地转动。林彦俊还在洗澡,而他已经清爽干净地躺着了,翻了几次身都睡不着,有种异样的情愫牵扯着他的心脏,让他躁动不安。

林彦俊进门的时候动作很轻,一片漆黑里他估计是猜不到尤长靖睡没睡着,所以走得步步小心。尤长靖知道自己睡觉的怪癖,也不想林彦俊为了他迁就太多,所以卧室没有多余的摆设,他很怕林彦俊被绊到摔倒。

 

林彦俊在黑暗里慢慢走着,他第六感告诉他尤长靖还没有睡着,但是又不敢百分百确定,所以他走路格外轻。尤长靖浅浅的呼吸牵动他心弦,小夜曲的节奏和调子,在黑夜里他像是踩在湿热的沼泽,从脚趾递过来微妙的感受。

他有点没吃饱。

 

半边床陷下去,林彦俊掀开被子躺了进来,尤长靖背后感觉到他身体的热气,那种躁动的情绪更加深刻,他不自觉动了动脚,旁边人像是瞬间就了解到他没有睡着,伸手抱了过来。

尤长靖不习惯被人抱着,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动。

“尤长靖,”黑夜里他轻声叫他的名字,感觉到背后胸腔的鼓动,尤长靖身体缩了一缩,“好久没见,”林彦俊长出一口气,热热的呼吸在他耳边略过,“我很想你。”这句话酸胀了尤长靖的胸腔,鼻梁骨似乎被文字的力量锤了一拳,酸痛到眼眶镇痛,尤长靖吸了吸鼻子,感觉自己快哭了。

他是在乎我的,在乎我们的。疑问还是有的,痛苦也会一直存在,但有这一刻他又可以坚持好久。他有好多问题想问,究其根本还是想要问一句:这样暧昧的话是不是出自你真心?你想我是我想你那样的吗?

深夜的人总是格外勇敢而感性,尤长靖居然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回了头,翻个身子把自己包裹在他怀里。

“我也是。”千言万语,还是只有这三个字。燥热袭来,暧昧不减,尤长靖贴着他喉结轻轻亲吻着回答他。他舔着林彦俊上下鼓动的喉结,碎碎亲吻。

滴滴 橘柚卡

补链

睡到日上三竿的代价,就是浑浑噩噩,头痛欲裂。尤长靖睁眼的时候满室阳光已经到了最厚的窗帘也挡不住的地步。胸前闷闷的,低头去看,一只手臂横在胸前,修长手上无名指还挂着戒指。尤长靖盯着戒指看了一会,左手拇指去摩挲自己的婚戒,产生一种与子偕老的错觉。

偏过头去看,林彦俊还在睡,他趴在床上头偏向自己这边,就算眉毛舒展开看起来也不算开心,嘴唇微微撅起很好亲的样子。尤长靖静静看着不敢动作,生怕他动了之后会发现这是梦,一碰就碎了。

患得患失的爱情啊,让人心痛又满足。

林彦俊手机响起来,尤长靖吓了一跳,只见身边的人皱紧了眉头。

3,2,1,他要骂人了,尤长靖想。

 

“靠!”林彦俊无法抑制地暴躁起来,右手使劲锤了一把枕头,“我都讲了不要找我!”眯着眼睛在身边扒拉,除了一个尤长靖他什么都没摸到,“靠,我手机嘞?”气急败坏,却依然不想睁开眼睛,林彦俊暴躁地埋在枕头间喊。

“不要气不要气,我给你拿。”尤长靖听起来有些慌张,拨开他的手起身,林彦俊睁开眼睛,看他在另一侧的床头摸到了手机。“是你工作电话诶,你不要接吗?”

“不要。”林彦俊懒得理会任何一个现在找他的人。

“万一很紧急嘞?你还是接吧?”尤长靖柔声跟他讲,声调比以往还要高,还要嗲。

“你哄小孩嘛?”林彦俊斜他一眼,“你要接你接好了,不要吵我睡觉。”眼睛闭上,林彦俊听见尤长靖悄悄起身出了门,动作不算太快,应该是身体并不太舒服,也不知道严不严重。

靠,睡不着了。

 

“喂,你好,我是尤长靖。”尤长靖看了看备注——电影策划(李),林彦俊真是懒得可以。

“啊你好,我找彦俊哥。”彦俊,哥??

“他还在睡。”尤长靖清了清嗓子,冷静说,“你有事和我说吧,我帮你传达。”

“啊,好的,尤老师,是这样的,彦俊哥有一件外套忘在我这里了。”女生并不示弱,说得有点挑衅意味。
“哪一件啊?”尤长靖眯着眼睛听她继续讲。
“就……黑色的那件啊。”女生言语暧昧,尤长靖笑了一下。

“黑色带条纹的那件牛仔外套吗?oversized Balenciaga的?”他恍然大悟般问。

“对,就是那件。”

“小妹妹,”尤长靖觉得自己头顶冒火,大家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不管他和林彦俊感情到底如何,他有没有立场来教训这个女生,架势还是要摆出来的。况且他是真的介意别人惦记林彦俊,腰痛让他更加没有耐心,“你是觉得我傻,还是以为你自己太聪明?”马来西亚人教训人音调很高,吐字还是慢慢的,“林彦俊根本没有那样一件衣服,也从不去别人家里过夜或者讨论事情,因为他认床又洁癖,外人家里统统不相信,怎么会把衣服忘在你那里?他休假最讨厌别人打扰,每天睡到下午,你睡觉时候给他打电话?你和他真的很熟吗?熟到可以叫他‘哥’?你如果真的和他很熟就不会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他。”尤长靖说完这番话,耳朵嗡嗡作响,他在安静的时刻听到脚步声。

回过头去,林彦俊站在门边,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

尤长靖吓得腿都软了,肩膀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靠,这要是他真的很看重的小情人怎么办?我会不会被扫地出门啊?

 

反正也睡不着,林彦俊一骨碌爬起来,耙耙头发,打算跟出去看看是谁给他打电话,没想到听到了婚后他听过的最精彩的一段话。

他静静听着,听尤长靖在那边以“正房”口吻不知道在教训谁,这场景居然让他觉得有些隐秘的开心。他对自己的界限很清楚,对个人领域也很在意,别人随意碰他电话,莫名其妙骂人,他可能会把对方爆头,但一旦人被他划分到了个人领域里,倒是怎么都无所谓了。处女座身边一个小小的圈,尤长靖就站在里面。

尤长靖绒绒的脑袋像一颗栗子,柔软却十足神气的口吻很可爱,很久没听他在自己面前颐指气使,似乎很有把握的样子,还有些怀念。林彦俊承认自己自恋,他喜欢被人在意,更喜欢被他在意,

“这种人你理她做什么?”看见尤长靖转过来惊讶的脸,他是有些不耐烦地说,居然被这样一通无聊的电话扰了睡眠,林彦俊现在只想回到床上去继续会周公。“你给我回来睡觉。”林彦俊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起床气还没完全消退,耙耙头发又进卧室了。

可能是有点凶了,等下挂了电话再和他解释好了。

 

听筒对面一阵沉默,尤长靖来不及觉得尴尬,就应声挂了电话跟了进去。

林彦俊生气起来真的,太吓人了一点……

-----周末不更 休息一下周一见-----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评论(128)
热度(1779)

© 丁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