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合法权益 06

01 02 03 04 05

6.

“你手机,我接起来听到她……”尤长靖把手机递给他,张口说一半,林彦俊伸手接手机的时候打断他,

“这电影策划应该是个50几岁的大哥啊,刚给你打电话我听是女生,”林彦俊看了他一眼,尤长靖很紧张,咬着下嘴唇点了点头,“无不无聊啊这种人,拿人家手机做这种事。”揽住尤长靖肩膀,林彦俊又一次向床上走过去,他要困挂了,“你不困哦?”

“困是还好啦,”尾音拖长,尤长靖跟着他小步小步挪,似乎是有些不太情愿的样子,“我只是腰很痛。”林彦俊听闻扑哧一声笑出来,“你笑屁啊!不是你的责任吗?”

“诶我也很累好吗?”林彦俊趴回床上,尤长靖跟着他平躺下来,林彦俊把手搭在尤长靖腰上,“一个姿势一直动很累诶。”

“你要不要脸啊?林彦俊!”尤长靖抬脚踹他,大脚趾撞在他光裸小腿上,擦过去还有些圆滑柔软的韧感。

“脸在这里,”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这么帅怎么会不要。我说真的啊!”林彦俊看见尤长靖的白眼,觉得自己冤枉得很,这明明两个人出力气的事情说得好像自己欺负人一样,“不然我们下次换换姿势可能就不会都那么累了。”他是认真的,如果换后入式的话,可以在肚子下面给尤长靖垫个枕头,就舒服很多了,这他们之前是实践过的。

“没有下次了。”尤长靖皱着脸,转过头去不看他,“我现在要罢工了。”

林彦俊知道他在假意恐吓自己,窝在他颈窝一直笑,呼吸被人体温焐热的空气,软绵绵甜丝丝,真的好困啊……

 

“林彦俊?”身边人突然没了声音,尤长靖转过头去看,发现这个人又睡着了,叹了一口气感慨这人的好体质,想睡就能睡着。他倒是想要和林彦俊一样休息一下,毕竟腰酸背痛,只是他睡觉不能见光,现在清醒得很。尤长靖认命得仰面躺着,看着天花板数数,一个林彦俊,两个林彦俊,三个林彦俊。

突然林彦俊动了一下,翻了个身,从趴着的姿势换成侧躺,手一揽也带着他翻了个身,伸手到他颈下,尤长靖虽然被搞得有点不知所措,也还是抬起身体配合,颈窝靠在他胳膊上。

“你等下起来手臂酸不要来念我。”尤长靖梗着脖子,不敢靠太实。

“不会。”林彦俊看样子也确实没有什么不舒服,尤长靖试着把头放平稳,林彦俊胳膊刚刚好夹在他颈窝中间,似乎是不太被压得到。

这姿势其实是很少见的,因为他们睡眠习惯的问题,他们基本不会相拥。尤长靖靠在林彦俊胸前,眼前光芒少了一半,余光的亮光,好像可以让他闭着眼睛假寐一段。

“我帮你把光挡住,你睡吧。”另一只手举起来,手背微微弯起挡在他眼睛旁边,林彦俊闭着眼睛说话含糊不清。这样的动作之后,尤长靖基本上感受不到任何光亮了。

林彦俊真的太体贴了,事无巨细,浪漫至极。

 

“Mr wake up.”两人是被家里每天下午过来打扫的菲佣叫醒的,她英文不是很好,但所说的话他们倒是听懂了。“you sleep now 1pm, you need food. I cooked already, it’s omelet and waffle.”尤长靖迷迷糊糊睁开眼,菲佣很恭敬温和地站在一边。

“Thank you.”他从林彦俊怀里钻出来,林彦俊眉头一皱也睁开了眼睛,“起来了。”幸好他们现在都穿着衣服盖着被子,尤长靖长出一口气看了看打开的卧室门。

“You did not close door.”菲佣解释了一下,尤长靖笑着点点头。

“It’s OK, thank you Sophia.”尤长靖和她表示谢意,坐了起来。Sophia不仅比其他同价位的菲佣年纪要大一些,而且性格也比之前几任更加热情,寻常人会觉得Sophia唠叨,尤长靖觉得还好,Sophia给他一种妈妈一样的感觉,也蛮好。

Sophia走出门,尤长靖闻到了厨房传来的香味,惊觉自己已经饿扁了。

 

林彦俊还是没太睡醒,坐起来半梦半醒中伸手胡乱一抓,正好抓到尤长靖的腰,他就顺势贴上去,把下巴放在他肩膀上歇着。

“几点了?”他完全没听刚刚Sophia在说什么。

“一点了。”尤长靖拍拍他的手,“人家饭都做好了,开始打扫院子了,你快起来丢死人了。”

“怕什么,又不是没穿衣服。”林彦俊在他肩颈处又蹭了蹭,绵柔的睡衣下面肩骨柔软,尤长靖整个人都软软的。“中午吃什么啊。”林彦俊不自觉拖慢了音调,和他撒娇,没睡醒的不舒服现在都需要别人抚慰一下。

“Sophia给我们做了蛋包跟华夫饼,起来啦。”把他的手拿开,尤长靖伸手轻轻拍他的脸。“你不是还要审样片吗?快点啦,要不然今晚又要熬通宵。”尤长靖看他这个样子,轻轻笑了起来,手指伸过来捏他的脸,“林彦俊你是猪吗?小猪小猪肥嘟嘟,吃饱就睡呼噜噜,叫他起来眯起眼,张嘴就说呜呜呜。”随意哼着童谣,尤长靖声音有些哑,林彦俊任他捏了几下,现在没睡醒懒得和他计较。

林彦俊开始蓄力准备醒过来。

呵,你等我醒过来。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晃了晃头,张开嘴,看来是在做彻底醒来前的准备动作了,赶紧摸爬滚打下了床,他可不想等一下被一顿胖揍。

钻进浴室,尤长靖还能听到林彦俊气急败坏叫他名字,挤好牙膏刷着牙,尤长靖直接锁了浴室门。

皮一下就跑,是真的刺激。

 

“你现在是在生气吗?”尤长靖拿着刀叉不敢动菜,林彦俊看着他的样子,抱着胳膊不做反应。“你生气了吗?”笑着问他,尤长靖根本没在怕的?

“没有。”林彦俊也拿起了刀叉,一开始不过摆摆样子,现在倒有点真的生气了。

“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清醒过来就打我,那我只能跑啊。”尤长靖用公用勺子挖一块蛋放在盘子里,戳了戳,吃了一小块。

“那你也不提前通告我一声吗?我整个人‘啪’一下摔在床上,我都听到我的腰这里‘咔’一声。”林彦俊放下刀叉,讲了几句尤长靖反而笑意更深,“你现在是在嘲笑我吗?”对方立刻摇头,“做错事不承认你还要嘲笑我?”

“没有啦!”尤长靖大声反驳,笑得见牙不见眼,“我只是觉得你这样很可爱。”缩缩脖子,尤长靖似乎有点心虚,“吃饭啦,饿着不好,你这么帅的脸饿着多委屈它啊,你多吃一点,要不要水果?”开启狗腿转移话题模式,尤长靖推鸡蛋和水果向他这边靠近,“帅哥喝不喝饮料啊?”歪着头问他,林彦俊看他这个样子真的憋不住了。

“尤长靖,你真的很不OK,我爱喝什么你都不知道?”林彦俊知道自己笑了,但他语气上还是要保持一点自己的霸气。

 

“你不要玩这个啦!”尤长靖笑到不能自已,实在演不下去了,佯装伸手打他,林彦俊也不躲,毕竟他们这么多年,尤长靖也没真用力打过他。“家里只有橙汁,你爱喝不喝!”尤长靖起身,准备给自己也倒一杯。

“橙汁吗?”林彦俊重复了一下,尤长靖回头看他,用眼神给他一些威胁,“你这样对范丞丞好吗?”

橙汁?范丞丞?

尤长靖想了一会,翻了个白眼。

“烂梗。”

“那我换成陈立农会好笑一点点嘛?”林彦俊认真地问他,尤长靖背对他摇头。“诶我觉得蛮好笑的啊。”

他们的相处好像回到了关系最好最亲密的那段时间,尤长靖倒着橙汁默默想。夏医生说的不无道理,这样的相处给了他很大的信心,以往所有错过的,自己不能承认的,和未来难以预料的,都可以慢慢弥补。尤长靖给自己打气,轻声鼓励自己,重复夏医生跟他说过的话。

虽然甜蜜之下必有心惊,但未来无可预料,抓紧现在是真。

 

林彦俊的新电影情节其实并不复杂,他饰演一个生活不得志的青年,在一次被老乡委托进山带野货倒卖的路上偶遇一个奇怪的妇女,故事逐渐展开。青年发现妇女是被拐卖到山村的,他一开始并不想管,但他在妇女疯疯癫癫的言语中解读出她的过去和悲惨的现在,最后决定完成两个人的救赎。

电影昏黄粗糙,带着黄土和青烟的味道,林彦俊看起来乱糟糟,只有一双眼睛还在放光彩。太过于残忍和现实的剧情充满了人的挣扎,妇女被家暴,被山里的人欺辱甚至轮奸的场景哪怕克制,都有着极其震撼的力量。林彦俊的角色在电影里越来越惨,越来越挣扎,像是被吸进了大山深处再也出不来一般。

最后一幕,林彦俊背着妇女,两个人在地上匍匐前进,妇女无意识地傻笑,拿着一朵小花,而林彦俊满身是血,伤痕累累的手用力扒进地面,像爪子一样前伸。

空镜到来,一声闷响。

结局是开放的,他们或许走出去了,但更有可能是完全没有。尤长靖被震了一下之后,林彦俊开了灯,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哭。

“很辛苦吧?”他转过头去凝望林彦俊的脸,林彦俊也在看他,目光格外温柔。“拍摄时候很辛苦吧?”伸手去抚摸他因为减重而凹陷的脸颊,尤长靖吸了吸鼻子。“为什么会这么惨啊……我就不爱看这种电影你还要给我看,烦死了。”他转回目光,看着已经黑屏的播放荧幕,“还跟我说什么很温馨,屁!”

 

“哈哈哈哈哈哈,”被尤长靖的反应逗笑了,林彦俊捂着肚子看他,“诶你哭很猛哦,好丢人。”

“你都卖惨卖成这样,大家都惨成这样我还不哭嘛?”尤长靖真的伸手来打他,肉肉的手掌拍在他小臂上轻轻一声,“太沉重了,我今晚睡不着就要怪你。”起身就要走,林彦俊拉住了他,“你干什么?还要看一遍吗?”声音里带一丝惊恐。

“不是,我想问你有什么想法和意见啦。”林彦俊轻轻拉他手腕,拇指在他腕间摩挲几下是安慰。

尤长靖眨巴眨巴眼睛,红红的眼眶看起来格外可怜。

“我其实不是很懂怎么评价电影,”他重新坐下来,抱着膝盖想了一会,“如果一定要讲的话,我希望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哈?”林彦俊笑开,“你要吹捧我也不用这样,现在这个连背景音乐都没加完。”样片和最后的成品有时候会有很大的情感差异,主要原因在于背景音乐的加入和节奏。

“我的意思是,就这样,”尤长靖很坚定地看向他,“不要太多音乐,太多层次,就是这样生活本来的样子,一切都粗糙,简单,杂乱。”

“这样吗?”林彦俊其实本来也不想加多么复杂的配乐和恢弘的场景,但尤长靖这个提议要比他原本想的还简单一些。“我会和导演提议的。”

“真正的悲剧都是无声无息的,”尤长靖看着屏幕,眼神飘向远方,带着神祗般的悲悯神情,又仿佛身在人间悲剧之中,“小人物都没有BGM。”

 

尤长靖睡到一半迷迷糊糊的时候,林彦俊进来了,他无意识地去唤他,出口却只是迷糊的单音节。

“你继续睡吧。”林彦俊轻声跟他讲,“我有个通告现在去,我来拿个东西。”

“现在几点?”尤长靖觉得自己话都说不清了,也分不太清楚现在是在梦境还是现实。

“四点。”林彦俊声音近乎气声,离他又近了一点,“你睡吧,我有个试镜,晚上回来”

“恩,”尤长靖猜测他是看了样片之后和导演商讨,又自己琢磨到这个时间,直接赶路去通告了。林彦俊估计看他迷迷糊糊的,撤了身子要走,尤长靖伸手去抓,正好握到他手腕,“你小心一点,注意身体。”他嘱咐林彦俊,声音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黏糊一点。

 

“好。”尤长靖这句话像是给他心里摇摆不定的焦虑感浇了水,他心头一热俯下身去轻轻亲了一下他的脸。尤长靖在这个吻之后放开了手,钻进了被窝盖住头,林彦俊给他把被子向下拉了拉,走出了房间。

他两手空空,走出家门。

哪有什么东西要拿,不过想跟他告别罢了。

----蒸煮太甜了 可怕-----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评论(40)
热度(960)
© 丁耳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